中文版     English
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珍禽养殖 > 列表
解码阿里式创新样本:UC孵化VMate掘金印度短视频市场
发布日期:2019-06-10

解码阿里式创新样本:UC孵化VMate掘金印度短视频市场

  2019年5月28日,印度短视频平台VMate获得阿里上亿美元投资的消息不胫而走。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获悉,VMate实际上是UC国际团队孵化出的一个创新业务,而背后的操刀人正是阿里大文娱班委、大文娱创新业务及UC总裁朱顺炎。

  2017年底,伴随着集团的一纸任命,朱顺炎从阿里妈妈总裁回到UC总裁的岗位,他当时接到的任务是稳定UC业务的同时要探索创新之路。   实际上,朱顺炎是一位老UC人,不仅是联合创始人之一,他还担任过UC的COO,因此对UC的业务再熟悉不过,也正是基于他的这份了解,才使UC能够结出VMate这颗果实。   据第三方数据机构SimilarWeb的数据显示,VMate在印度谷歌应用市场的视频播放与编辑类中,排名第三。 同时,据GooglePlay页面显示,VMate下载量已超1亿。

  5月29日下午,记者在北京总部见到了朱顺炎和VMateCEO程道放,围绕着VMate、UC以及阿里大文娱创新业务等话题,他们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进行了一一解答。   源自内部的创新尝试  2017年底,朱顺炎在重掌UC之后,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做出创新的产品。 在他的理念下,创新就应该发挥组织内部的年轻力量。 而经过深思,他首先把创新业务的孵化地点选在了印度。

  朱顺炎表示,“做创新肯定要在有优势地位的市场先打开局面,而印度,UC进入得早,规模也做得比较大,且之前尝试的几个产品基本都成功了,这足以证明我们对印度市场的理解以及团队的战斗力都是非常匹配的。

”  于是,UC的印度员工有了一次内部创业的机会。

据朱顺炎介绍,当时印度团队提出了一系列项目想法,而VMate是最先“冲出重围”的一个。

  程道放是VMate项目的发起人,同时也是一名在UC工作6年的老员工。

他告诉记者,之所以提出要做VMate,是因为他觉得当时的印度短视频市场还存在很大的机会。   其进一步解释说,UC做海外的经验,基本上秉承着copyfromchina,即把国内已经验证成熟的模式拿到海外。

2017年底,国内的短视频市场已经非常清晰,而印度市场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首先,印度的4G网络在2017年初才刚刚开始迅速发展,在此之前,受限于基础设施,短视频在印度的市场并未打开;其次,印度人的表现欲非常强,即使面对陌生人的镜头,他们也不会排斥;另外,印度的语言语种比较复杂,而视频这种跨越语言的表达方式,再适合印度不过。   程道放对VMate前景的分析判断,说服了朱顺炎。

于是,VMate正式立项,接下来就需要组建团队。   程道放表示,因为团队要从UC内部寻找,所以这其实也是一个你情我愿的过程,“我们按照团队配置需求去寻找合适的人员,找到之后也需要征得他们的同意,公司肯定不会发调令强制谁去创业”。 据其介绍,整个团队搭建用了一个多月,最初人数是20多人。

  按照产品定位,VMate是一款面向印度年轻人的小视频内容社区产品,并致力于营造社区氛围,让印度人都能平等地记录和表达。 在程道放看来,若非要对标一个产品,VMate更像是国内的快手,而非抖音。

  外界或许会有疑问,既然是UC员工做的产品,它本身就是阿里的业务,为何还会有阿里投资一说。 对此,朱顺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其实也是他对创新组织发展的一种机制设计。

  “在面对快速变化且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时,增强团队的独立自主性尤为重要,而这种独立自主体现在人和财务上。 ”朱顺炎说,“我们希望VMate能够像市场上的创业公司一样去发展。 ”  而当发展到一定阶段,团队觉得产品已经具备一定竞争力的时候,他们可以申请到阿里集团的评审委员会进行路演,这就像外面的创业公司找融资一样,只要能打动评审委员会,就能够获得投资。   “我们会按照团队贡献给大家分权激励,这实际上也是给年轻员工一个全新的上升通道。

不管你之前在阿里是什么级别,只要在新的战场上能够做出成绩,那就能够超越别人。 ”朱顺炎表示。   UC的印度经验  经过一年多的发展,VMate目前的月活用户规模已达到3000多万。 不过,据程道放介绍,虽然VMate孵化自UC,但在初期发展过程中,VMate并没有借助UC的用户资源进行导流。

  朱顺炎向记者表示,对于创新业务的发展,他有三个核心原则:一是要独立思考,不依赖原有业务资源和路径;二是从小到大,必须有耐心去从0到1;三是树立英雄,打破大公司体系内的求稳状态,鼓励个人英雄出现。   在朱顺炎看来,很多领域都有巨头存在,但仍然会出现很多创业公司,他们没有现成的流量可导,靠的还是自己产品的生命力。

所以在创新产品的冷启动阶段,他也要求产品必须通过用户的自然增长来证明自己。

  不过,虽然没有用到UC的流量资源,但是VMate却从UC那里获得了远比流量珍贵的东西,即经验和人才。

据悉,UC从2009年就开始业务出海,并于2011年在印度设立办公室,至今产品已覆盖150多个国家。

其中在印度、印尼等新兴市场国家,UC浏览器长期占据手机浏览器市场第一。   经过近10年的海外发展,UC在海外市场尤其是印度市场已经打下了牢固的根基。 中国公司出海,其实最大的困难就是本地化,尤其是要招到一些能够做本地化的人才更难,而UC为VMate提供了现成的本地化团队,这也成为VMate立足市场的重要优势。

  “现在我们团队策划出来的一些内容,说实话我都已经看不太明白。 ”程道放说,“比如他们把一些印度小语种或者老电影拼接起来,作为中国人在这种细节内容上肯定搞不定。

现在,VMate每天能生产上百万个视频,就是因为印度用户在这里能够找到共鸣。

”  此外,基于UC之前对印度市场的理解,使得VMate在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时,仍能淡然的按照自己的节奏去发展,不受外界影响。   2013年,朱顺炎正在印度做应用商店9APPS,当时的市场环境竞争也很激烈,很多竞品都投入大量资金砸向市场。

“那时候我压力非常大,担心UC在海外也会重蹈国内市场的覆辙,但后来我们经过深思熟虑,决定还是坚持按照自己的节奏。

而最终结果也证明,我们的坚持是对的。 ”  到了2018年,当VMate同样面对竞品大手笔买量的情况时,朱顺炎认为,印度市场的本质并未发生变化,所以VMate当时并没有着急,也没有跟风去花重金投入市场。   程道放表示,国内那套ROI打法在印度是不可持续的,去年9月一些产品停止买量后,DAU就明显下滑。 而且VMate要做的是社区,社区的养成一定需要时间,“所以我们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做自然增产品口碑上。 在这个比较慢的市场,我们要做的就是提高效率,提升投入的性价比。 ”  与此同时,背靠阿里巴巴这棵大树,VMate其实也不用过度追求类似DAU这样的用户数据,因为它不需要去外部寻找融资,也没有太大的生存压力,它要做的就是打磨出一款能够满足用户需求的产品。   目前,UC还在推动一批内部创新产品的孵化,且覆盖文娱消费的各个领域。

朱顺炎告诉记者,UC已经成为整个阿里经济体在印度市场的排头兵,“我们现在做这些创新业务,并不是为了要增加几个有千万DAU的新产品,也不是为了赚多少钱,而是要通过它们,去服务阿里经济体未来的目标用户。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